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被染脏的婚纱】【作者:念凉】
级别: 光明使者

UID: 170036
精华: 0
发帖: 2285
金幣: 237026 個
威望: 2954 點
貢獻值: 9889 點
邀請幣: 10260 個
在线时间: 338(时)
注册时间: 2018-07-13
楼主  发表于: 06-11

【被染脏的婚纱】【作者:念凉】

作者:念凉
字数:8879

  距离那场淫糜的婚礼结束已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虽然安娜的表情稍稍有些
古怪,不过,身为女仆长的她还是尽职尽责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将溅满几人淫
液的地板打扫得一干二净,然后又和其他女佣一起,将尚未恢复意识的新婚夫妇、
还有五位伴娘一同送进了仓促装饰好的婚房——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刚刚结束的
婚礼都只能算这场游戏的开始;熟知众人性格、又在某方面经验丰富的安娜很清
楚,自己喜好淫乐的主人和同伴们真正期待的是什么。
  七个人一起洞房啊……啧,希望主人的身体能吃得消……
  偷瞄着躺在大床中央、一身纯白婚纱,打扮得比绝大多数女孩子还要色气的
芮珑,安娜的俏脸没由来的一阵烧红。
  唔,这样的主人……好可爱,想和他……不对不对,我在想些什么啊!
  就在女仆长发呆的时候,身体素质最好的绘鸠率先呻吟着醒了过来;虽然套
在少女玉颈上的绳圈已经被安娜小心翼翼地摘下、放到床头备用,可那道绯红的
勒痕一时半会间显然无法消退,「呼呜……好过分,我真的再也不想玩什么首吊
游戏了!」
  「嘿嘿,撒谎可是不好的哦?」回过神的安娜挑起眉毛、揶揄似的调笑着少
女,「绘鸠小姐刚才被吊在空中高潮失禁时的表情明明显得非常幸福、一脸很享
受的样子哦?因为看起来很可爱所以我就偷偷地拍了下来,想看照片吗?」
  「才、才不要啦!」绘鸠的双颊倏然间红得像是染上了云霞、迫切地想要转
移话题,「我的长筒袜……唔,记得已经被弄脏了才对,难道是安娜你……」
  「嗯,虽然我觉得做这种事意义不大,但出于身为女仆长的使命感,还是帮
昏迷的大家换好了新的干净衣物,」安娜的嘴角轻轻抽动着、努力压抑着自己的
笑意,「反正过一会就会被重新弄脏的,唉……地板也是,真希望绘鸠小姐和其
他几位在尽情享受高潮的时候能够稍稍体贴下女仆的劳苦、不要把那些下流的汁
水喷得到处都是啊,噗……」
  说到这里,安娜还是忍不住捂着嘴偷笑起来;尽管只是女仆长的玩笑,可绘
鸠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我……呜,我会努力、小心一些的……」
  「诶嘿,其实不小心的也没关系的啦,」安娜收起笑容、相当认真地建议着,
「比起这个,绘鸠小姐难道不想趁现在和主人好好亲热一下吗?如果大家都醒过
来的话……我觉得主人会变得很忙哦?」
  「亲热……」绘鸠扭捏着婚纱的下摆、羞怯而又可爱地偷看着自己的丈夫—
—或者说妻子,眼神有些迷离,「是指sex 吗?嗯,谢谢你,我会做的……」
  少女拢好有些散乱的长发、用深呼吸让自己过快的心跳安稳下来,然后便翻
过身、面红耳赤地压住了似乎还没有恢复意识的芮珑,用微微打颤的指尖掀起了
他的白裙,一边喘息、一边紧盯着芮珑双腿间被内裤勾勒出轮廓的微妙凸起;仅
仅是回忆着被那根东西填满腔道、搅动小穴深处时的满足与幸福感,绘鸠的俏脸
上就隐约流露出几分期待,「芮珑……❤ 」
  最终,对欢愉的渴求还是盖过了绘鸠心中的羞耻感;在安娜暧昧的目光中,
少女红着脸、拉开了芮珑紧裹住股间的白棉内裤,双手小心翼翼地捧住爱人的肉
棒,动作生涩而又温柔地上下撸动着、试图让它变得兴奋起来,「呼,呼啊……
变热了呢……尺寸也、呜哈——❤ 变得好厉害……」
  尽管从客观来说,芮珑的阳物只能算普通尺寸,可他的身材实在太过纤瘦娇
小,因此,那根长度和手掌相近、茎身透着浅粉色,此时又被刺激得完全勃起的
肉棒便被映衬得格外雄伟惊人;虽然绘鸠早已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可从指缝
间传来的热度和脉搏还是让她愈发有些脸红心跳,「呼呜……嗯,呼啊……❤ 安
娜,不要一直盯着这边啦!」
  「有什么关系嘛,」安娜一边将刚从口袋中拿出来的相机藏在身后、一边用
眼角余光偷瞄着绘鸠手中的肉棒,忍不住有些艳羡地舔舐着嘴角,「反正刚才帮
你们换衣服的时候早就看光了哦?」
  「呜……!」绘鸠发出抗议似的嘤咛,「可是……」
  「好啦,绘鸠,」一直闭着眼睛装睡的芮珑忽然抬起胳膊,抱住绘鸠纤细的
玉颈、将她揽到了怀中,脸上挂着盈盈笑意,「被安娜看着的话,会更刺激、更
舒服哦?话说回来,我倒是没想到绘鸠居然已经饥渴到了这种程度……」
  「才、才没有!」少女被吓了一跳,一边用已经酥软无力的拳头敲击着芮珑
的腿、一边害羞地别过头,傲娇似的辩解着,「我才不喜欢那根又热又硬的脏东
西呢,呜……只是,只是想完成妻子的工作,让你感到舒服而已……」
  「嗯,既然绘鸠这么说的话,我当然不会勉强你啦?」笑意更深的芮珑轻吻
着绘鸠的额头、深嗅着她的体香,「我知道的,比起男人,绘鸠更喜欢女孩子吧?
所以,放开它,像对待女孩子一样对待我吧❤ 」
  「变态,明明是你自己想被当成女孩子欺负吧!」绘鸠蜷缩在爱人的怀里,
虽然嘴上说着嫌弃的话语,可表现却乖巧得像只小猫,「对不起,我刚刚说谎了,
呜……请、请快点用肉棒疼爱我吧!」
  「不·行·哦?」芮珑一边在绘鸠敏感的耳垂旁呵着热气,一边紧搂住少女
纤细的腰肢,将空闲的右手探进她的婚纱下摆、隔着内裤爱抚挑逗绘鸠已经被爱
液洇湿了许多的阴阜,「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吗?在为期一整天的游戏结束之前,
绘鸠必须无条件地服从我的任何命令,我说的应该很清楚吧?」
  「呜、呜嗯——❤ 我知道啦……」
  股间传来的快感与痒意让绘鸠本能地夹紧穴口、喉咙深处溢出一串不知羞耻
的甘美呻吟;察觉到自己的痴态后,满面烧红的少女才依依不舍地将手松开,
「那,芮珑想让我怎么做呢?」
  「怎么做都可以,我可是你的新娘哦?」芮珑愈发放肆地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开始用指肚熟稔地刺激着绘鸠被布料勾勒出下流轮廓的硬挺阴蒂,故意挑逗着绘
鸠的羞耻心,「难道绘鸠被我这么欺负都不想报复我吗?还是说,比起主动表达
爱意,绘鸠更愿意像宠物一样被主人调教呢?」
  「呜、哦呜呜呜……❤ !给我适可而止啦,变态!」
  被爱人不停玩弄那粒充血勃起的敏感肉芽的少女绷紧娇躯、平日里高冷而矜
持的俏脸上已经难掩媚意;一浪高过一浪的酥麻快感让她几乎想要遵循着身体的
本能淫叫出声。
  为什么只是被芮珑的手指欺负、就会舒服成这种样子啊啊啊——❤ 必须、必
须主动做些什么才行,否则,安娜她们绝对会笑话我的……!
  绘鸠抿住唇、尽量压抑着自己的娇喘与呻吟,然后便探起头、吻上了爱人的
唇,「唔,唔姆……❤ !」
  诉说爱意的轻吻很快就变成了宣泄情欲的深吻;两人灵巧柔软的舌尖相互纠
缠、挑逗,面红耳赤地品尝着染满彼此口腔的津液、不时发出下流的吞咽声,仿
佛已经彻底忘记了安娜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竟然义正言辞地提出那种要求,哥哥果然是个变态!」看着沉浸在接吻中
的两人,刚刚恢复清醒不久的芮玲忍不住小声嘀咕着什么,「明明和绘鸠做那种
事的应该是我才对……」
  「噗,芮玲好像吃醋了诶,」和她几乎不分先后同时醒来的格蕾丝捂住嘴、
露出有些暧昧的笑容,「今天是她们小两口新婚的大喜日子,按东方的习俗,应
该好好庆祝、尽量满足她们的要求才对吧?所以就把绘鸠暂时让给芮珑吧,嘿嘿
…」
  「好啦好啦,如果芮玲觉得寂寞的话,就让我和姐姐来陪你做吧?」一旁的
艾米丽也已经恢复了意识,半是打趣、半是认真地调侃着芮玲,「在技巧方面,
我们应该比绘鸠小姐熟练的多哦?」
  「那我和玛格丽特要怎么办呢?」不远处的索菲亚抓住婚纱的下摆、难掩期
待地吞咽着口水;身为魔法师的她其实清醒的最早,之前只是因为有些疲倦、才
和妹妹一起躺在床上装睡;然而,在目睹了绘鸠与芮珑的亲热后,此时的索菲亚
已经被少女的呻吟刺激得面红耳赤、迫切地想要通过激烈的交合来宣泄积存的肉
欲,「啊啊,艾米丽大人、还有格蕾丝大人,或者是芮玲也可以,请和我做爱吧!」
  「唔姆…诶,大家都醒过来了吗?」
  直到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嘴角沾满彼此津液的芮珑和绘鸠才意犹未尽地分开
唇、在空中拉出一道晶莹的银丝;少女如水的双眸中荡漾着春意、羞怯地张望着
四周、紧接着又躲藏似的将脸埋进爱人怀中,「呜,被大家看着做爱什么的,果
然还是太羞耻了…!」
  「嘿嘿,害羞的绘鸠也好可爱,」芮珑宠溺地揉着少女的头、仿佛在奖励自
己乖巧的宠物,「不过,绘鸠这么快就忘记了我刚才的话吗?」
  「没、没有…」绘鸠稍稍犹豫了片刻、还是满面羞红地点了点头,「我知道
啦!我,我会努力的,呜…❤ 」
  说完,少女便轻抿着唇、将手伸向了芮珑的股间,一边摩挲着爱人白皙光洁
的大腿内侧、一边在他的耳边呵着热气,「呼、呼呜…还舒服吗?」
  「唔…!
  芮珑微仰着头、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腿,发出一阵可爱的轻哼,「痒痒的,很
舒服,呜…❤ 」
  「变态…❤ 」
  绘鸠一边娇嗔似的嘀咕着、一边抬起胳膊,用空闲的左手抓住芮珑的婚纱领
口、向下稍稍用力一拉,让爱人平坦的胸部暴露在弥漫着淡淡甜香的空气中,
「那,试试这样呢?」
  「诶——?」
  没等芮珑回过神来,少女就埋下头、叼住了他的乳头,一边用贝齿轻咬、挑
逗着那颗浅粉色的娇嫩蓓蕾,一边稍稍用力地吮吸,「唔、唔姆…!」
  「呜、咿呜——❤ ?!」
  一阵宛如触电的酥麻顺着背脊、飞速蔓延至芮珑的全身,让他忍不住发出一
串隐约透着娇媚的惊呼,「呜哈…❤ 好舒服——❤ 」
  「唔姆…诶嘿嘿,看来芮珑虽然不是女孩子,可胸部却非常敏感呢,」绘鸠
一边用舌尖拨弄着爱人的乳头、一边口齿不清地调笑着他,「似乎很有值得开发
的价值哦?唔、唔姆…❤ 」
  「呼,呜嗯…!」
  芮珑下意识地抱紧了少女纤细的腰肢、呼出的喘息愈发炽热;被绘鸠玩弄乳
头时那份新奇而又羞耻的快感让他在某种程度上真切地体会到了身为女孩子的幸
福,「呜哈…❤ 绘鸠、另一边也想要,呜…」
  「嗯,我知道了,」绘鸠痴痴地笑着,一边偏过头、叼住芮珑另一只已经因
兴奋而硬挺起来的乳头,一边用伸在爱人股间的手重新握住了他的肉棒,「这次
我会连同这个…可爱的『阴蒂』一起欺负哦?」
  「诶?一起的话、会不会太激烈…呜、呜嗯嗯呜…❤ !」
  芮珑透着哀求的语气反而让绘鸠的内心深处产生了某种前所未有的冲动;少
女一边吞咽着口水、愈发用力地吮吸着爱人的乳头,一边以每秒数次的激烈频率
撸动着掌心中勃起的肉棒,「唔姆、唔啾…❤ 『阴蒂』在一跳一跳的哦?变态,
被当成女孩子欺负真的有这么舒服吗?」
  「唔、咿呜…!是的、很舒服呜呜——❤ 」
  被爱人同时玩弄乳头和肉棒的芮珑仿佛已经忘记了安娜她们还在旁边、满脸
爱意地发出羞耻的呻吟,「绘鸠、呜哈…❤ 喜欢、最喜欢你了!」
  「不要当着大家的面突然说这种话啦!」
  少女的双颊倏然间满面通红、握住肉棒的手不自觉地加大了力度,后续的声
音细若蚊吟,「嗯,我也最喜欢芮珑了…」
  「呜、嗯呜呜呜——❤ 」
  芮珑纤瘦的身体痉挛似的颤抖着、双腿紧紧夹在一起,享受着过于甘美的快
感与幸福;没过多久,两处敏感带被同时刺激的芮珑就到达了射精的边缘,「呜
嗯…!绘鸠,我、我已经不行了呜…」
  「嗯,不需要忍耐哦?」似乎觉醒了某种新性癖的绘鸠一边用指肚熟稔地磨
蹭着爱人充满弹性的粉嫩龟头、一边用柔软灵巧的香舌快速舔舐着他的乳尖,
「唔啾…快点发出像女孩子一样的可爱叫声、随心所欲地高潮吧❤ 」
  「咿嗯嗯呜——要去了啊啊啊——❤ 」
  在绘鸠充满爱意的挑逗下,已经到达了忍耐极限的芮珑猛地反弓起身体、到
达了前所未有的激烈高潮;大量白浊甜腥的粘稠精华从那根正在不断跳动的肉棒
顶端喷射而出、又在重力的作用下悉数落在了两人点缀着花瓣纹样的婚纱上,将
那象征着纯洁的白纱玷污得一塌糊涂;绘鸠的手自然也不例外。然而,一向喜好
干净的少女此时却挂着痴痴的笑容,「嗯…可不能浪费呢❤ 」
  尽管少女羞得满面酡红,可她还是按捺不住品尝爱人精液的冲动,一边吞咽
着口水、一边将手指伸到了唇边,仿佛在对待某种美味佳肴似的认真地舔舐、吮
吸着,「唔,唔姆…味道好浓…」
  「噫——」不远处的芮玲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偷瞄着芮珑射精过后依然相
当兴奋的肉棒,「竟然自顾自地发出那种淫荡的声音,哥哥果然是个变态…」
  「呼…因为真的很舒服嘛,」欲火稍稍得到消解的芮珑一边仰躺在床上、回
味着绝顶时的满足与快感,一边将视线投向绘鸠,「绘鸠,做得很好哦?想要什
么奖励吗?」
  「奖励…吗?」少女吮吸着指尖残留的精液、如水的双眸中难掩春意,「嗯,
请…请用肉棒让我高潮吧!」
  「唔,还真是直接呢,看来绘鸠已经忍了很久啊,」芮珑坏笑着扬起嘴角,
「我明白了,我会奖励给你一场最棒的高潮、让你舒服得欲仙欲死哦?」
  「诶?等一下,难道你又要——」绘鸠愣了片刻、随即便注意到了被安娜堆
放在床边的绳索;少女几乎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仍在隐隐作痛的玉颈、声音有些
畏缩,「拜托,饶了我吧…」
  「当然,要是绘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芮珑一边兴奋地舔舐着
嘴唇,一边抓起那根具有强大魔力、可以维持性命的麻绳,「但是,说好的奖励
就只能取消了。如果还想高潮的话,就快些把它套在脖子上吧。」
  「呜…!」绘鸠捂住脸、发出认命似的哀鸣;尽管少女对名为首吊的游戏实
在有些后怕,可此时小腹深处升腾着欲火、身体迫切渴求着快感与满足的她已经
别无他选,只好老老实实地答应爱人的任何要求,「好吧好吧,我知道啦!我会
做的!」
  在众人暧昧的目光中,绘鸠伸出因羞怯而微微颤抖的手、接过那条绳子,将
它套在了自己的玉颈上、系成绳圈,然后又轻抿着唇、从芮珑身上爬起、快步走
到了卧室中央,「格蕾丝,又要麻烦你了,呜…」
  「没关系,我很乐意为您效劳,」身为魔法师的格蕾丝露出早已习惯似的表
情、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么,您准备好了吗?我接下来会把您吊起来哦?」
  在得到少女肯定的答复后,格蕾丝便一边慵懒地打着呵欠、一边用指尖绘制
着咒文;随着光芒闪动,套在绘鸠脖子上的绳索仿佛变成了某种活物、自发地拴
住了固定在天花板上的挂钩;在它的牵引下,少女立刻被吊起至双脚刚好悬空、
不管怎么努力绷直脚尖都无法触及地面的高度,陷入了几乎完全窒息的窘境;虽
然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很清楚自己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危险,可缺
氧带来的无助与惊惶还是让绘鸠忍不住本能地扭动着娇躯挣扎起来,「呜、咕呜
…!」
  「啊啊,绘鸠现在的表情…比刚才还要可爱呢,」端详着少女稍显痛苦、却
又隐约透着几分期待的通红俏脸、芮珑满意地笑了起来,「那么,就让我来履行
自己的承诺吧!」
  说着,他便翻身走下床、走到绘鸠面前,将手伸进少女有些凌乱的婚纱下摆、
一把扯开了绘鸠早已被淫液洇湿的内裤,「哼哼,小穴已经湿成这种样子了吗?
只要绘鸠好好求我的话,我会立刻将肉棒插进去哦?」
  「呜…求、求求您,快用肉棒疼爱我吧❤ 」
  少女一边费力地吞咽着口水、胸部激烈地欺负着,试图吸入更多宝贵的氧气,
一边楚楚可怜地哀求着;而芮珑似乎对绘鸠的回答并不满意;他握住自己的肉棒,
却并没有立即将其插入少女的淫穴,而是用坚硬的龟头浅尝辄止地磨蹭着绘鸠湿
漉漉的穴口、挑逗着她的情欲与羞耻心,「这种程度还不够哦?我想听绘鸠说出
更多、更下流的话语,可以吗?」
  「呼、呜哈——❤ 」
  咕啾咕啾的水声和触电般的快感让少女下意识地夹进正在颤抖的双腿、大脑
中变得一片空白;虽然知道大家都在看着自己,可迫切想要到达高潮的她还是毫
不犹豫地满足了芮珑的要求,「绘鸠、绘鸠是喜欢被吊起来欺负发情小穴的变态
母猪、请、请用肉棒惩罚我吧,呜嗯——」
  在接近窒息的状态一口气说出这么多字后,绘鸠的表情愈发痛苦了几分;坚
实的绳索深陷进少女娇嫩的玉颈,勒得她几乎完全无法喘息,「呜、呜嗯——」
  稍稍抬头、仰望着爱人那副梨花带雨的俏美容颜,芮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
冲动,猛地挺动胯部、将阴茎插进了少女淫水泛滥的紧致肉穴,然后便抱紧她纤
细的腰肢、快速地抽插起来;滚烫而坚硬的龟头撑开绘鸠布满敏感褶皱的腔肉、
蛮横地侵入她的阴道深处,吻上了少女娇嫩至极的花芯——「呜、咿哦哦哦——
❤ !!」
  血液的流动逐渐减缓,大脑中残存的氧气连维持意识都有些吃力,可腔道被
填满、抽插时的快感却变得极度清晰,激烈得让少女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失态
地淫叫起来,「太、太深了呜嗯——」
  「可是,绘鸠你其实很喜欢这样吧?」
  芮珑喘着粗气,愈发用力地挺动腰胯、用行动对正在自己怀中不住颤抖的少
女倾诉着爱意,「呼…每次插到最里面的时候,绘鸠的小穴都会夹得很紧哦?而
且,都已经湿成这种样子了,真是不害臊呢❤ 」
  「那、那是因为、咕呜——❤ 」
  绘鸠被白丝勾勒出圆润轮廓的可爱足趾紧蜷在一起,两条隐约透着肉感的纤
长美腿绷得笔直、努力想让自己悬空的脚尖触碰地面,却完全只是徒劳无功;粘
稠而又被搅拌得稍显浑浊的晶莹淫液从少女的穴口不断沁出,又拉出一道长丝、
淋漓着滴落在地;彻底耗尽体内氧气的绘鸠已经陷入了有些神智不清的状态、根
本无法为自己的痴态做出辩解,「因为、太舒服了啊啊啊——」
  「哼哼,那我就让绘鸠变得更舒服一些吧❤ 」
  芮珑心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新奇的念头;他先是踮起脚、让自己的龟头紧抵
住少女湿热柔软的花芯,然后便缓缓向上用力,直到发出「啵」的一声闷响、将
半截肉棒探进了绘鸠的子宫,「想不想提前体验一下怀孕的感觉?」
  「呜…?那是什么意思…?」
  已经有些双眸泛白的少女强撑着打起精神、努力维持着清醒;景物,声音,
似乎一切都在远去,绘鸠的脑海中只剩下了被肉棒侵犯蜜穴深处时产生的快感与
幸福,「不、不管怎样都好,快让我高潮吧,呜——」
  芮珑并没有回答,而是坏笑着挺动起腰肢、让粗硬的肉棒前端在少女的子宫
口时进时出;每当芮珑重复抽插的动作,绘鸠都会媚叫着绷紧娇躯、被过于激烈
的快感刺激得触电似的一阵痉挛;直到再也按捺不住射精的欲望,芮珑才呼出一
口长气、猛地侵入至最深处,将大股掺染着白浊的温热液体灌进了少女的子宫,
「呼,呼啊…可不准漏出来哦?」
  「呜、咕呜呜呜——❤ ?!」
  少女极度娇嫩敏感的子宫内壁被肉棒中滋射出的污浊刺激得一阵紧缩;虽然
绘鸠明白那些数量足以将自己平坦的小腹撑至微微凸起的热流绝非是单纯的精液,
可意识已经因缺氧所剩无几的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抗拒,只是满怀爱意地望着芮
珑。
  我、呜哈…爱你、最爱你了——虽然少女很想对爱人倾诉自己的心声,可长
时间处于窒息状态的她已经连张开双唇的力气都没有了;一阵强烈的困倦感让绘
鸠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两条纤长白皙的美腿不堪地抽搐着、在快感与痛苦
的双重蹂躏下同时失禁潮吹了;从少女股间喷出的尿液和淫水很快便将那双套在
她玉足上的长筒袜染脏得一塌糊涂、显得淫糜下流至极,「唔、咕呜…❤ 」
  发出短促而又幸福的闷哼后,双眸泛白的绘鸠便颤抖着失去了意识;而不远
处的大床上,从头到尾观看了这场游戏的几人无一例外地满面烧红。
  「咕,咕呜…」
  欲火中烧的格蕾丝一边磨蹭着大腿内侧、一边不自觉地吞咽着口水,「我也
想被精液灌得连肚子都鼓起来呀,呜…」
  「姐姐,不要把自己下流的想法说得这么直白啊,」旁边的艾米丽羞得捂住
俏脸、不敢去看其他人的表情,「会被玛格丽特和索菲亚大人嫌弃的,,,」
  「」嫌弃?不不不,怎么可能啦,「索菲亚搓着手、露出暧昧的笑容,」我
很喜欢诚实而又淫荡的格蕾丝哦?如果她希望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帮她解决一下
生理需求呢…「
  「真、真的吗?」格蕾丝兴奋得瞪大眼睛,「那,索菲亚大人,可以请您疼
爱我吗?」
  「可以哦?」索菲亚一边表情妩媚地舔舐着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一边悄悄对
玛格丽特使了个眼色,旋即又笑着看向格蕾丝,「来,自己掀开裙子、把小穴露
出来吧❤ 」
  「嗯嗯,我明白了,谢谢您!」格蕾丝毫不犹豫地卷起婚纱的下摆、脱掉自
己已经沾染了不少晶莹淫液的内裤,然后又平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努力分开双腿,
面露期待地望着索菲亚,「拜、拜托您了!」
  「唔,明明我还什么都没有做,格蕾丝的小穴就已经湿成这种样子了吗?还
真是下流呢…」索菲亚束好有些散乱的金发,俯身趴在索菲亚的双腿间、面带红
晕地端详着她的蜜穴,「嗯,无论是颜色还是形状都很好看,味道也很干净,非
常有调教的价值哦?我会好好欺负你的,嘿嘿…」
  说完,索菲亚便兴奋地扬起嘴角,然后并拢自己已经沾满了津液的食指和中
指、稍稍粗暴地插进了格蕾丝紧致如完璧的下体——「呜、哦呜呜呜——❤ 」
  伴随着一阵高亢的淫叫声,格蕾丝被洁白婚纱勾勒出曼妙曲线的丰腴胴体倏
然反弓起来、双手也下意识地紧抓住床单;虽然两根手指的长度有限、难以刺激
到瘙痒难耐的腔道深处,可索菲亚的技巧相当娴熟,每当指节和指甲刮蹭到格蕾
丝娇嫩敏感的阴道内壁时,由内至外弥漫开的酥痒与刺痛都会让她舒服得娇喘连
连,「唔、嗯唔——❤ 索菲亚大人、我、我好喜欢您、唔姆…?!」
  「要是只对姐姐一个人说那种话,我可是会吃醋的哦?」已经脱掉了内裤的
玛格丽特翻身骑到格蕾丝的脸上、用自己光洁粉嫩的阴部紧压住她的口鼻,「虽
然有些过分,但格蕾丝你其实很喜欢被这样对待吧?变·态❤ 」
  「呜、呜嗯嗯呜——❤ !」
  扑面而来的雌臭让满面通红的格蕾丝感到一阵眩晕;被索菲亚和玛格丽特同
时挑逗玩弄的她几乎已经幸福得难以思考,只是凭着身体的本能,一边努力夹紧
淫水泛滥的肉穴,一边迫不及待地搅动起柔软的舌尖、专心致志地侍奉着正骑在
自己脸上作威作福的倾慕之人,「唔姆、唔啾…❤ 」
  「噫,她们三个似乎玩得很开心嘛…」
  芮玲轻抿着唇,虽然很想加入其中,却又羞怯得不敢开口;稍稍犹豫了片刻,
少女还是故作矜持地咳嗽一声、主动抓住了艾米丽的手,「现在只剩下咱们两个
了哦?想不想和我做,做些舒服的事?」
  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撩起自己红底烫金、长度只能堪堪遮住浑圆翘臀的旗袍
下摆,俯身贴近对方的耳边,「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没有穿内裤哦❤ 」
  「诶、诶…?」艾米丽愣了一下,紧接着便兴奋而又期待地吞咽起口水,
「真的可以吗?可是,安娜小姐要怎么办呢?」
  「唔,不用在意她啦,」芮玲的表情稍稍有些嫌弃,「你看那边,我的变态
哥哥已经在和安娜做没羞没臊的事了!」
  「呼、呼呜…❤ 请、请不要这么说,」不知何时收起了相机,正被芮珑压在
身下挑逗、舒服得娇声呻吟的安娜面带红晕地露出笑容,「既然绘鸠小姐还没有
醒过来,那么,呜嗯——❤ 帮主人消解性欲、就是女仆长义不容辞的职责才对…
肉棒、主人的肉棒哦呜呜呜——❤ 」
  三处「战场」上同时回荡着用以调情的羞耻话语、还有此起彼伏的媚叫与呻
吟;布置奢华的洞房中一时间显得有些嘈杂;淫乱而又幸福的群交游戏一直持续
着,直到次日清晨…
帖子已全部失效,大家别再购买了
解压密码:RS$ 8₫ ƒ@#¥%₲@₥*(&79(76%^৲৳₩₢ƒ^5**^%$&*^*^5%$
谢谢大家帮忙点点:http://pw.xubxu6.xyz/2048/?u=170036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email protected]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