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天凤侠箓】(4) 武侠 玄幻 绿文
级别: 侠客

UID: 702062
精华: 0
发帖: 841
金幣: 6224902 個
威望: 294 點
貢獻值: 4 點
邀請幣: 3480 個
在线时间: 1155(时)
注册时间: 2019-07-30
楼主  发表于: 07-18

【天凤侠箓】(4) 武侠 玄幻 绿文

 第四章 气正浩然绝淫恶


  庭院深深深几许。


  那声凄厉的大喊虽然惊慑齐九嵋和小梨儿的心绪,但重重门扉掩映的宅院如
同一座巨大的迷宫,着实困了他们不少时间。


  二人在宅院里走走绕绕,不时留心脚下,生怕踩出什么声响惊动了园中守卫。
齐九嵋紧紧牵着小梨儿的手,一刻也不敢松开。他安分守己二十年,读得都是圣
贤书,学得是春秋大义,可从没想过自己会有偷入他人屋宇的一天。


  「齐大哥,你松点力气,拽得我生疼!」小梨儿颦蹙着眉,小声道。


  齐九嵋这才发现自己过于紧张,导致全身紧绷,竟一直在不由自主地加重手
上力气。他将手上气力松开了一些,却换了个手势,继续紧抓着小梨儿的小手,
道:「抓紧我,千万不能松开。」


  「嗯。」小梨儿点点头。


  二人谨慎地探过一道廊门,四下查看后,欲继续向前,却听得转角处有人交
谈声,连忙贴靠墙角蹲了下去。细听了几句后,便又知道是两个守卫的闲谈。


  「你说,派咱们过来,干的却是这么个事,伯爷要是知道了,会不会……」


  「嘘!想想也明白不能让伯爷知道啊,二公子这次动的可不是别人,是那个
清柳。要是传出去,别说伯爷会拿二公子如何,等太子殿下回京,就要第一个拿
二公子开刀。」


  「啧,刀口上舔血,二公子为了这天下花魁之首真的豁出去了。」


  「别说二公子了,刚才三队的人将她扛进西厢房的时候,你我不都看见了,
那身段,那脸蛋,谁看了不想按在身下狠狠干一通,干得她叫哥哥喊爹爹?」


  「你说得我又馋了!要是二公子完事之后能给我喝口汤,就是到时候太子殿
下追起责来,我都能替二公子去赴死!」


  西厢房!齐九嵋从那些淫猥的话语中捕捉到了关键信息,他转身想带小梨儿
前去寻人,却见小梨儿娇脸上布满了怒容。他轻叹一口气,将双手放在小梨儿肩
上,看着她的眼睛,安慰道:「都是些小喽啰的臆想,由他们去。待咱们救回清
柳姑娘,他们只能照以前那样作仰望姿态。」


  小梨儿撇着一张小嘴,向齐九嵋点点头。


  这宅院虽然老旧,可门上的门牌倒是没有大量缺漏,两人顺着门牌,便顺风
顺水地摸到了西厢房最深处的一间屋前。


  无甚缘由,只因西厢房十几间屋子,唯此一间有人把守,简直此地无银三百
两。但齐九嵋和小梨儿看见那房门前的两名彪形大汉虎踞而立,仍是深感头疼。


  就在二人一时无策的时候,忽然看见另外两名大汉往此地走来。原来的两名
大汉朝走来的两名同僚抱了抱拳,同时意味深长地往屋内看了一眼,便放松了身
体离去。齐九嵋和小梨儿这才意识到,是守卫换班了。


  那换上的两人并未就此站定在房门外,而是在房门前后里外的庭院里巡走起
来,两人不时地有些交流,讲的都是些武学精要,讲着讲着,两人还从怀里抽出
剑来比划切磋,但很快就点到为止。


  「这两人像门神似的,看起来武功还挺高,这可怎么办?」小梨儿焦急道。


  齐九嵋看着二人的切磋,忽然心念一动,从旁捡起两根树枝,将其中一根放
在腿间,「咔扎」一声折断。


  小梨儿被他吓了一跳,急声耳语道:「你做什么啊!他们会被引过来的!」


  「时间紧迫,我只能试一试。」齐九嵋没有看她,淡淡地道。


  「试什么?」


  「嘘!」


  两名守卫的脚步被声响打断,二人虽被引起注意,却并未有多少警觉,只当
是什么飞鸟走禽跑进了院中,其中一名身着紫袍的大汉收起剑,向另一身穿黑袍
的守卫做了个去看看的手势,便向外走来。


  齐九嵋给小梨儿丢了个安心的眼神,随即抄起身边另一条更为坚实的树枝,
紧紧握住。他将身体蹲倒,右膝呈半跪姿势,调整了三次喘息之后,身上的肌肉
几乎绷成了一块铁板,眼神一改往日温和,取而代之的,只有果决和凌厉。


  小梨儿被他身上迸发出的杀气震慑得打了个战栗,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男子,
感觉浑然像是个陌生的武者,哪有半分书生模样?


  紫袍大汉施施然走出廊门,他环顾四周,不见任何活物踪影,心下也不以为
意,便转身欲回。齐九嵋瞅准紫袍大汉转身那警惕性最弱的一刹那,整个人如脱
兔一般窜了上去!


  紫袍大汉顿感身后杀机凌身,转身向后速退。待看清眼前只是一截枯枝后脸
色骤然缓和,眼中浮现出一股轻蔑之意,一步后踏止住了后退,右掌劈空欲夺齐
九嵋手中枯枝。


  齐九嵋料到了紫袍大汉的动作,将枯枝急速抽回,反手在大汉的掌边挽了一
个剑花,又一刺,再指对手咽喉!紫袍大汉大惊,倒也不是因为这一刺威力如何
强猛,而是这一招,乃是他自创的剑法,适才方与另一名守卫切磋时用到过。


  但再如何措手不及之下,对手兵器终究只是一截枯枝,因此他惊诧之下,倒
也未曾将眼前的年轻人放在心上。


  可齐九嵋要用的,正是他这份轻蔑之心。


  只见紫袍大汉双掌凝力,向喉前重重合拍而去,欲空手夺刃,若齐九嵋招势
不减,便只有十成十的概率会被得逞。然而齐九嵋第二次进招仍旧是虚,前刺之
力轻松收回,回手以另一招剑法,准确无误地点中了大汉身上几处要穴。


  那是方才切磋时,另一名守卫所使剑招。


  紫袍大汉来不及惊讶,已是眼前一黑,便昏倒了过去。


  齐九嵋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小梨儿愣了半晌,急忙跑来将他扶起,关切地问道:「可有受伤?」


  齐九嵋摇了摇头:「只是有些脱力。这人是个高手,那掌风威猛,只是轻轻
刮蹭到了我,便让我几乎出不了手。」


  小梨儿惊喜地看着他,又忽然转为嗔怒:「原来你会武功,却与我装蒜!」


  齐九嵋苦笑着道:「我并未瞒骗于你,我确实不会武功。」


  「那方才又是什么?」小梨儿不依不饶。


  齐九嵋缓了口气,道:「那是我窥看那两名守卫切磋武艺,现学现用的。」


  小梨儿张大了嘴,结结巴巴地道:「你……你的意思是,你只看了一遍,就
将那两招剑法学会了?」


  「侥幸而已。」


  小梨儿用一种从未有过的眼神看着他,仿佛要将他整个人看穿一般,末了粲
然一笑道:「想不到,我还捡了个武学奇才,还正好为今日救清柳姐姐派上了用
场。」


  正当二人整息之时,留在庭院里的黑袍大汉听到异响,猛然转身,疾步向二
人藏身处走来。


  「谁!」黑袍大汉猛喝一声,内力强劲,震得二人险些没能站立住。


  小梨儿下意识看了一眼齐九嵋,后者也同时对上他的目光,抿着嘴摇了摇头,
示意自己气力未复,难以力敌。眼见那黑袍守卫越走越近,若是行迹暴露,不但
救不得人,反倒会将自己二人搭进去。


  「嚓,嚓,嚓。」黑袍守卫的脚步声逐渐逼近。


  危急时刻,小梨儿似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她伸手捧起齐九嵋的脸,看着他的
眼睛,说道:「齐大哥,看好我。」


  齐九嵋不明她话中之意,却见到令他瞠目结舌的一幕:小梨儿将头上的绑带
一扯而下,两条长麻花辫散开,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披到背后,几缕青丝随风拂
面,显得美丽惊人。她又拔出那紫袍大汉腰间的剑来,干净利落地切去一大片裙
摆,露出纤细紧致的美腿来,然后一咬牙,在腿上割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


  「你……」


  小梨儿做动作示意他噤声,又殷切地看了他一眼,便纵步跑向那黑袍守卫。


  那守卫眼看着一道娇小人影朝自己奔来,不由得下意识心生警惕,手摸到腰
间,闪着银光的剑刃已被吐出一半,却忽听得前方倩影嫩声道:「救命啊!」


  守卫身上煞气顿时一滞,还未及反应,只觉得一团温香软肉撞进了自己怀里,
随即一股幽香扑鼻,瓦解了他大半的警惕。他低头看去,只见一名姣秀可爱的少
女,披散着长发,透出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眼中噙着眼泪,闪着粼粼波光。
被「撕破」的裙摆下,一双雪白玉腿更是诱人。


  守卫吞了一口唾沫,抱着少女的双手早已开始不老实地上下游走,在少女的
还未丰满,却已有型的美臀上轻轻抚摸揉捏。


  然而小梨儿却似浑然不觉,抬起头楚楚可怜地看着那黑袍守卫,脸上惊慌之
色犹未褪去,带着颤抖的声音乞求道:「这位大哥,奴家遭到歹人逼杀,慌乱中
逃到此处,恳求大哥收留,让奴家避一阵子,可否?」


  那守卫今日看见少爷扛回一个千娇百媚的娘子,本就憋得厉害,再一见到这
人畜无害的落难少女,楚楚动人,早已是色欲熏心,根本不疑有他,连连点头道:
「你放心吧,有本爷护着你,保准哪家强人都不敢害你。」说着,双手更添放肆
地揉弄少女的身体,更将她抱将过去,反推到墙上,一手摸上了她的大腿,一手
伸到胸前,隔着衣服抚弄起她已颇有形致的双乳,将大嘴凑过去,吻她露出的雪
白鹅颈。


  小梨儿脸上浮现出一丝厌恶之色,但仍旧装作娇软无力的样子道:「啊,大
哥,你也是坏人。」


  齐九嵋自幼读书,也看过不少剑侠志怪的书,知道有色诱一途,可在短时间
内有效瓦解敌人战斗意志,可今日方才亲见。看着片刻之前还与自己言笑晏晏的
少女,此刻就扑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呻吟乞饶,心中不免有些难名的酸意。但
他知道,小梨儿如此牺牲,不仅是为了他们两人安危,更是为了那如今同样身处
险境的清柳。所以他仍旧是双手紧握那把缴获所得的宝剑,随时准备出手。


  那守卫放开嘴看着她,手上动作仍未停止,淫笑着道:「我是坏人,可你为
何不喊,也不跑啊?」


  小梨儿此时尽展演技,配合着守卫的抚弄揉捏一下下呻吟着,娇声道:「大
哥你威猛强横,让奴家着实心动不已,莫说是这般淫弄身子,便是今日给了你,
奴家也心甘情愿!」


  少女带着娇吟的「告白」令拿那守卫性欲高涨,胯下早已硬挺如柱,他一手
将眼前少女揽尽怀里,脱去她的大红袄,开始解她的衣裙扣。这时小梨儿又做了
一个令两个男人都感到惊诧的举动,她伸出右手,将守卫的头往下按,自己则踮
起脚凑上去,将红唇贴到了男人的大嘴上!


  守卫此时被巨大的幸福冲昏了头脑,他品尝着少女柔润红唇,眼中欲望更盛,
嘴上「嗦嗦」地嘬着,不由分说地将舌头深入少女的口中,小梨儿轻微皱了一下
眉,便将那淫猥的侵入纳入口中,粉嫩的小香舌与之不停纠缠。二人如同热恋的
情侣一般亲密热吻,缱绻纠缠,不分彼此。


  小梨儿被吻得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她装作情动的样子,双手勾住守卫
的脖子,双脚轻轻一跃,骑在了守卫的腰上。此时她终于睁开眼睛,瞥向一旁执
剑而立、早已蓄势待发的齐九嵋,示意他就在此时。


  齐九嵋踏步、前冲、剑出!


  「噗!」守卫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呼,便殒命在最后的温柔乡里。


  小梨儿从守卫的身上下来,连续干呕了几下,方才看向那被一剑毙命的守卫,
干净利落,令她略带害怕地看了一眼齐九嵋道:「齐大哥,你好熟练哦。」


  齐九嵋百口莫辩,他本一书生,只有几分耕田的力气,何曾杀过人?可今日
不知怎地,出手时带着异常的果决、狠辣,仿佛自己早已深谙此道。他看了一眼
衣冠不整的小梨儿,又尴尬地移开目光,鬼使神差地补了一句:「小梨儿,你也
好熟练啊。」


  「我……」小梨儿,被他这一句话塞得气结,支吾着道:「我自幼在青滟楼
长大,虽然身为婢女,不用……接客,但看得多了,似这些……这些媚术,多多
少少也总学到了一点。」她低着头,偷偷瞥了齐九嵋一眼,嘟囔道:「你不会因
此看不起我吧?」


  齐九嵋醒悟过来,知道自己又说了引人误解的混账话,连忙道:「当然不会,
你不过是逢场作戏,更何况今日又救了我性命呢!」


  小梨儿露出笑容:「那就好!」


  正这时,房内突然传出来一声大叫,二人明明明白地听清了是清柳的声音:
「救命啊!」


  「清柳姑娘,此处人迹罕至,你莫白费力气了。且存留体力与我欢爱,岂不
美哉?」那是方阶的声音。


  「无耻淫徒!我还道你真是太子门客,想不到竟扯此大谎蒙骗于我!」


  二人伏在门外偷听,小梨儿指了指屋内,递了个眼神给齐九嵋,意思是果然
如我所料,清柳姐姐的确是被骗了。


  齐九嵋此时无心再与她打趣,他紧张地注意着屋内的一动一静。


  只听方阶笑道:「怪只怪你青滟楼背靠东宫,对于关乎太子的一切消息都难
以做到完全置身事外。」


  「你做什么?别过来!」清柳叫道。


  齐九嵋听得心急,将较轻的一柄剑交给小梨儿,自己拿起另一柄剑,退后几
步,猛然前冲,撞开了房门,仗剑大吼道:「淫徒住手!」


  房间内,清柳缩在在床上角落,用厚重的棉被掩着身子,方阶正站在床边,
准备霸王硬上弓,齐九嵋看着清柳那张带着惊喜的俏脸,知道自己未曾来晚。


  方阶的神色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他看着齐九嵋手里的剑,嗤笑道:「会使
剑吗,就学人家英雄救美?」


  「朗朗乾坤,不容你这等淫奸邪佞放肆!」齐九嵋喝道,挥剑直指眼前淫徒。


  「朗朗乾坤,也须有能者方可护之。」方阶笑道。霎时眼神一变,一抹阴狠
浮上脸庞。只见他伸出左手轻轻一夹,剑锋停在身前纹丝不动任凭齐九嵋前刺后
抽都动不得分毫,这才知道,眼前的登徒子,武功竟然不弱。


  方阶即便在交手前就抱有轻视,但委实也没料到眼前执剑者竟是没有丝毫的
内力,他愣了半晌,不由得哈哈大笑,嘲弄道:「可笑,可笑不自量!」说罢双
指一振,将齐九嵋手中剑拦腰折断,又伸出右掌,往前轻轻一推,是清风拂柳之
相,却带风卷残云之势。


  齐九嵋顿感胸口一阵闷痛,整个人轰然倒飞而出,口中喷出一阵血雾,结结
实实地撞到墙上,手中剑砰然掉落,靠着墙颓然倒地。


  小梨儿听见屋内打斗声,不由得将头凑近来看,一见之下大惊失色,慌忙跑
进屋内,蹲在齐九嵋身前,用力摇了摇他:「齐大哥,齐大哥!」用手一探,气
若游丝,已是半身入幽冥,急得她泪如雨下。


  「哦?这里还有个小美人?」方阶邪笑一声,纵步将小梨儿抓到身边,少女
奋力挣扎,却是徒劳。方阶伸出剑指轻点两处穴道,小梨儿便浑身脱力,再也反
抗不了。


  「小梨儿,你怎么会在此?」清柳眼见齐九嵋被重创,视如亲妹的婢女也被
淫徒所擒,一张惊艳的俏脸也变得苍白无力。


  小梨儿哭得梨花带雨,愧疚道:「清柳姐姐,我们想来救你的,我们该救出
你的……」


  清柳看向倒在地上,体内生机正在逐渐流逝的齐九嵋,绝望地摇摇头:「是
姐姐糊涂,连累了你们。」


  「清柳姑娘此言差矣,你主仆一心,如今大被同眠,与本少共享齐人之福,
岂非是天下一等的美事,何来连累一说?」方阶大笑道,同时将小梨儿丢到到床
上,开始给她宽衣解带。


  「啊!不要!」小梨儿尖叫起来。


  「放了她!」清柳到此时,心中已无活意,是以变得格外冷静:「放了小梨
儿,我从你!」


  方阶扭过头来,看了看身边这两蕊含苞牡丹,一个娇柔艳绝,一个青涩动人,
突然怪笑道:「清柳姑娘好像忘了,你现在没有筹码与方某讲条件,你二人,我
一个都不想放弃。」


  「我曾经师承雨媚,你常年混迹烟花柳巷,不该没听过这个名字吧?」


  雨媚。青滟楼上一代魁首,其姿容绝艳,秀颜倾城。最令人称道的便是一手
绝佳的床上技,令无数花丛老饕竞折腰。传闻其最多曾夜侍九客,通宵达旦,至
翌日仍精神抖擞,照常接客。


  清柳师承雨媚,那岂不是?


  方阶心中微动,试探道:「你愿意施展绝技,主动配合本少?」


  清柳心中自是万般不愿,但挽救小梨儿贞洁与齐九嵋性命才是当务之急。她
挽了一下腮边的青丝,娇躯弯出一条动人的曲线,眼中媚态横生,红唇微张,香
舌轻吐,呼出几口醉人的幽香,用一种极为香甜的嗓音说道:「这便是清柳的条
件,方二少可愿做交易?」


  看着这平日里清丽脱俗如仙子般的美人,此时身上却忽然间散发出的摄人心
魄的媚意,令方阶喉头有些发干,他看了看另一边清灵无邪的少女,艰难地一咬
牙,给小梨儿解了穴,将她连人带衣服丢出了门。


  方阶着急地爬到床上,一把拉过清柳,解开她的裙摆,便欲直接破关而入,
却不想清柳使出全力,翻身骑到他的身上,她直勾勾地盯着眼前饿狼,美眸中掠
过一丝悲戚之色,旋即被完全的坚决所替代。只见她手指细长,皮肤雪白滑腻,
轻柔的动作如真正的扶风摆柳,一件件褪去方阶的外裤和亵裤,最后终于用微颤
的一双柔夷抚上了男子怒立的肉棒,如视珍宝一般轻轻抚弄。


  「哦……哦……」胯下传来软肉的触感,令方阶浑身舒爽,仅仅是被这第一
花魁用手服侍片刻,便忍不住有了放身一泄的冲动。


  「快点,快点。」他抚摸捏玩着清柳那双精致绝伦的美腿,嘴里不断催促着。
显然,扯了一个关于太子的弥天大谎,赚得这明瑕璧仙入幕,做了这等事,是有
今天无明日的下场,令他着实有些急色。


  清柳闭上美目,眼角沁出一滴泪来,她缓缓蹲其身,用左手两指拨开柔软粉
嫩的花蛤洞口,右手扶正巨硕肉棒,一点点地坐下去。


  门外,小梨儿正被闻声赶来的守卫钳制着,早已泪流满面。


  「清柳姐,不要,不可以啊!你不是说,还没找到那个人吗?!」


  帐内的清柳闻声一顿,妙眸倏然睁开,眼中带着无尽的思念与悲苦。她张了
张嘴,眼中一行清泪终于下落,喃喃道:「他,他是谁呢,他到底在哪里?我又
该如何寻他?」


  方阶淫兴正浓,被小梨儿这一打断,显得有些烦躁,这第一名妓的处子蜜穴
就在眼前,怎么能不让他气从心起?他心一横,伸出健壮的双手箍住清柳的杨柳
细腰,将胯下巨龙对准了桃源蜜穴,一使力,狠狠地往下按压!清柳猝不及防之
下,身子急速往下沉,眼见自己处子圣膜就要被突破!


  「轰!」


  一阵震天轰响,打断了帐中风月,也轰飞了门外钳制着小梨儿的众守卫,却
独独未曾伤及到少女一人。清柳颓然躺倒在床上,一寸之差,将她从失身的边缘
救转了回来。


  整间屋子被强大的气爆声炸得七零八落,不见一件完整物件,若有,那便是
这张风月无边的床榻了。


  方阶终于有些恼羞成怒,他一把推开清柳,翻身坐起,掀开帐帘,厉声骂道:
「哪个不想活的……」


  话未落,方阶脸上怒容已然僵住,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恐惧之色。


  眼前一柄剑,却无持剑人。


  一柄凌空的飞剑,对准了方阶的眼睛。


  方阶吓得气息停滞,不敢有丝毫妄动,他作为京城纨绔中的佼佼者,情报网
可说是相当严密严密,可根本未曾听说近日来京城中何时出现了这样的大能。


  此时小梨儿从大转变中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探入房中,忽然惊喜地喊道:
「齐大哥,你没事了么?」


  方阶听她这般呼喊,这才斜眼看去,瞳孔顿时收缩,震惊不已。


  只见刚刚躺倒在地、半死不活的齐九嵋,此时已然傲立,嘴角血迹犹然未干,
但整个人都已产生了质一般的转变,身上气机充沛,衣袍无风而动,猎猎作响,
眼中瞳孔已变成纯正的死灰色,却闪耀着夺人的光芒。眼神坚定,蕴藏正气浩然。
神气外露,风采照人。


  方阶完全呆住了,他从未见过眼前的年轻人,但却有一件事可以当场下定论,
那就是此人若要杀自己,简直反掌观纹,不要太容易。


  「阁……阁下,呃不,前辈!小人有眼无珠,手脚轻贱,恳请……恳请…
…」他越说越加陷入极端的恐惧之中,竟结结巴巴地说不出下文来。


  齐九嵋抬眼看他,一双灰色眸子中射出精光,沉默半晌,才徐徐开口,声如
精铁,铿然作响:「淫邪恶徒,罪重,不容赦!」话甫落,只见剑影攒动,剑花
炫目,噗噗几声,已在瞬息之内,斩断了那登徒子的手筋脚筋。


  「啊!」方阶倒在地上,四肢不断颤抖,嘴里只能发出「呵呵」的怪声,却
再也难以起身。


  清柳和小梨儿早已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唰!」齐九嵋剑指轻抬,将红木床架齐整地切为两半,墙上被切出一个大
洞,他闪身揽住两女,回身补了一掌,整座屋子瞬间化为齑粉,旋即扬长而去。


  ---------------------------------------------------------------------


  南海,琼月岛。


  婵宫主殿中,只剩零零四盏壁灯仍旧燃着残焰,主殿内有些灰暗,但月光自
门外洒进,映衬着殿内泠泠光辉,不曾有一丝影影幢幢之感。


  「嗯?」


  帐幕内的倩影身躯微动,带起了一缕微风,侧漏几分惊世风采。


  「是你回来了吗?」


  她醒了么?


  「没关系,我可以再等等。」


  她在和谁说话?


  她在自语?还是在呓语?


  风动,风又止。


  ---------------------------------------------------------------------


  京郊的冼湖湖畔,整片茫茫白雪覆盖,银装素裹。


  一男子携二美轻身而来。奇特的是,三人身后还跟着一柄无主自驭的飞剑。
三人行至湖畔停下,男子将怀中二女轻轻放下,便独自走到湖边,默然不语。


  小梨儿扶着大难初渡的清柳,上下查看,问道:「清柳姐姐,你可有事,那
登徒子可得逞了?」


  清柳摇了摇头道:「无事。」口道无事,眼神却依旧停留在那鹤立于湖畔的
男子身上。


  那通身的气息与质感,令她感到无比的熟悉。她向前靠了几步,那种感觉越
来越强烈,使她的眼神都变得有些迷醉起来。


  小梨儿看出了两人的异样,于是一边挽着清柳,跟随她向前走,一边试探着
问道:「齐大哥?」


  半晌,齐九嵋才开口道:「江山大换了啊。」老气横秋的语气令二女有些不
适应,还未等小梨儿开口询问,他又轻笑道:「天下将雪,但还未到我入世的时
机。」


  他眼眸低垂,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你且再等等吧。」


  他转过身,认真地盯着清柳那双茫然无措眸子,终于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神色。


  清柳被他盯着,却没有半分不自在,她隐隐感觉到眼前人与自己关系匪浅,
柔声问道:「你到底是何人?」


  男子没有回答她殷切所问,只是眼神中多了几分深邃,他鼻头微动,脸上浮
现出一抹愧疚之色,开口道:「这千年来,辛苦你了。」


  说完,他眼中光彩一暗,整个人昏倒在地。


  小梨儿惊叫了一声,急忙跑过去扶住他不掉进湖中,她将齐九嵋拥在怀里,
摇了摇他,轻声唤道:「齐大哥,你醒醒。」她抬起头道:「清柳姐,咱们找个
暖和点的地方……」


  声音戛然而止。


  抬眼看去,清柳眼中的淡然早已不存,取而代之的是近乎于癫狂的神色,她
用力地扯着自己的头发,俏脸极度扭曲,嘴里「哈哈」地喘着粗气。


  「清柳姐,清柳姐你怎么了?」小梨儿急声唤道,她不知道,方才还好好的,
为何清柳会这般模样。


  清柳听不见少女的呼唤,她的脑中此时已被男子那一句「这千年来,辛苦你
了」所牢牢占据。


  自她及笄之后,多年来总会在梦中梦见自己身处一些奇怪的情境,或血仇杀
伐,或潇洒快意,或浓情脉脉。


  更奇特的在于,对象都是同一人,虽然她从未辨清那人面貌。


  后来,她隐约感觉到,自己生于此世,便是来寻此人。


  甚至于后来,她以梦为材,自撰一阕,几经易稿,成了如今《飞鸿踏雪》的
唱词。


  原本,她立足青楼,多年寻觅未果,已将此事尘封于心中,再不提及。然而
今日却被再次揭起。


  「今来……我来,与君……重晤。」清柳双手抱头,痛苦地呻吟着。忽然间
脑中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


  「妖孽!你勾结魔人,祸我神州。罪重,不容赦!」


  「你这女人好生有趣,我可是前世斩你的人,你不寻仇便罢,反倒要来找我
谈情说爱?」


  「我必要去救她,你阻拦无用。」


  「对不起。」


  小梨儿又丢下了怀里的齐九嵋,跑来搀扶陷入癫狂的清柳,哪知清柳一把箍
住她的双手,巨大的力道抓得小梨儿疼得流泪。


  「有什么值得,赔上命去救她,有什么值得?!」清柳目眦欲裂,对着小梨
儿嘶声吼道。小梨儿被她这一吼吓得魂不附体,奋力挣脱了她的双手。


  清柳就在此时软到在地,不省人事。


  小梨儿左看右看,一男一女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昏了过去,令她气鼓鼓地跺了
跺脚,娇声道:「干什么啊!好不容易逃了出来,结果突然间都变得神神叨叨。
辛苦,真正辛苦的是我才对!」


  ---------------------------------------------------------------------


  夏长烨带着心满意足离开月朦胧闺房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那经历
一夜雨润的美人累极安眠的睡容。


  这一段时间他根本没放过月朦胧,几乎夜夜摸进她的闺房,将俏丽医官压在
身下狠狠爆肏,内入了无数精华,他甚至有想,让这口嫌体正直的优雅医女奉他
的龙子,过陆家的门。也算还了一部分当年江娉菲一剑迫得龙低头的仇。


  「江娉菲……」


  一想起那精明干练、风姿绰约的云落剑池主母,夏长烨的胯下就不由得再次
抬头,仿佛昨夜疲累已被一扫而空。


  江娉菲剑逼皇城那一年,夏长烨十岁。那时他躲在大殿外,遥遥望着。那高
贵美妇身姿婀娜,嘴角噙着一抹轻蔑的笑容,在一众大内高手虎视之下,轻而易
举地就割下了端坐在龙椅上的父皇身上的龙袍一角。


  直到玄岳帝阴沉着脸,写下了罪己诏,那江娉菲才款款离去,锋芒尽敛。


  「煌煌大内,尽皆无用!」这是她离去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好狠、好辣、好女!


  可以说,夏长烨对女人的渴望,便是自那时起。


  他舔了舔嘴唇,眼神里有些热意,又有一丝阴翳。


  正这时,一名仆人缓步行至跟前,淡淡道:「北旸太子殿下,月主有请。」


  夏长烨一挑眉,轻笑一声:「麻烦带路。」


  再次来到主殿,依旧不得见月神真容。夏长烨再不敢犯上次的错误,恭恭敬
敬地作揖行礼。


  两相沉默。


  微觉尴尬,夏长烨率先开口道:「先前提及商请婵宫出手襄助抗魔一事,月
神并未明确拒绝,今日召我前来,可是下定决心了?」


  帐中倩影缓缓踱步,半晌才道:「太子殿下久居我琼月岛,想来消息也变得
不太通达。前几日接到岛外探报,天之殃在你北旸边境的无天之地重见天日了。」


  「什么?!」


  夏长烨猛然抬头,嘴角微微抖动,竟一时有些控制不住震惊的神态,但很快
就自觉失态,双手紧握,用尽可能淡然的语气回道:「可是昔年初代侠罡万里镇
魔气所用的佩剑?」


  「不错。」嫦君画声音依旧清冷。


  夏长烨强行调整喘息,使自己可以平静下来,接着又笑道:「这可真是天下
之福啊。」


  「但侠罡犹未现世,天之殃却先出,届时必遭各方争抢。说起来,该是武林
之祸。」嫦君画道。


  夏长烨眨了眨眼睛,道:「天之殃不会无缘无故现世,想来侠罡早已轮回再
世,只等觉醒之日了。」


  「这便是我要提的第一个条件,」嫦君画冷冷道,「我要你北旸不得寻他,
更不得动他。」


  夏长烨眼中放出了光:「月神肯答应相助?」


  「答应,或不答应?」


  「答应!」夏长烨笑道:「侠罡与我父皇同为四奇之一,断无相害之理。」


  「空话免说。第二个条件,北旸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干涉我婵宫之
人行事。答应,或不答应?」


  夏长烨点点头:「可以。」


  帐中倩影转身背对着他:「你可以回宫复命了。」


  「长烨告辞。」


  待夏长烨走后,侧幕之内走出一清丽女子,身着素衫宫衣,温婉可人。此女
便是嫦君画随身女官,冷无晴。


  冷无晴款款走到帐边,垂首问道:「月主,为何要以此为条件,难道以如今
小鹤归境的境界修为,还护不住那不知在何方的侠罡吗?」


  嫦君画叹道:「无晴,我昨日终于确定,我那心疾是真的发作了。」


  冷无晴惊诧道:「难道,小鹤归境的强大修为,还无法补足这一魂之缺吗?」


  嫦君画淡淡道:「我也才刚明白,正是因为驾入小鹤归境之后,神魂缺失使
我难以承担这深厚修为,心疾正是适时发作。」


  「这么说来,修为愈深,这心疾愈是严重。」


  「不错,因此我已无法探知他的位置,更无法施以援手,一切,尽看他的造
化了。」


  ---------------------------------------------------------------------


  夏长杰自来到琼月岛后,便被闲置在了一旁,兄长严令他不得随意乱闯,更
不可惊扰婵宫中的门人,一段时间以来,着实无趣。


  今日听闻皇兄又被月神召去议事,听得他心头发痒,出来琼月岛时自己方才
年幼,光顾着和照看自己的月朦胧待在一起,却未曾目睹月神真容,令他后悔至
今。


  所以他溜了出来,迫于兄长严令,他终究不敢找人问路,便索性凭着模糊的
记忆一路摸索了过去。


  「啊,啊,嗯啊……」


  然而,在经过一间房间时,他听见屋内明显传来了令他相当熟悉的男女喘息
声。


  婵宫玉阙从来只有女弟子,也未曾听说近日有何其他访客,为何会有这等声
响?


  他环顾四周,四下无人。于是便伸出一根手指蘸了蘸口水,戳破了窗纸,探
身看去。
偷拍资源爱好者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email protected]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